当前位置: 首页>耳穴埋籽在PPH术围手术期的护理体会 作者:姚秀芬 供应室护士长

阅读数(1447次)

耳穴埋籽在PPH术围手术期的护理体会 作者:姚秀芬 供应室护士长

发布人:admin 最后更新时间:2014年12月29日

【摘要】目的:探讨PPH术围手术期应用耳穴埋籽护理体会。方法:本次共选择100例PPH术患者作研究对象,均为我院2012年6月至2013年6月收治,随机分组就肛肠科常规方案护理(对照组)与耳穴埋籽护理(观察组)预后进行比较,回顾临床资料。结果:观察组选取病例术后3h临床总有效率为100%,对照组为92%;72h临床总有效率为100%,对照组为68%,组间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VAS均值术后3h及术后72h观察组均低于对照组(P<0.05)。观察组无明显不良反应,对照组口腔炎1例,过敏性皮疹2例,呕吐、恶心等胃肠道反应8例,不良反应率为22%,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结论:PPH术围手术期应用耳穴埋籽护理,可显著缓解疼痛,且无不显不良反应,明显提高了患者依从性,加快了术后康复进程,具有非常积极的应用价值。

【关键词】:耳穴埋籽;PPH术;围手术期;护理体会

临床肛肠科疾病常见类型中,痔疮占较高发生比例,男女、任何年龄均可发病。随着科学研究的进步,吻合器痔上粘膜环节术(PPH)已代替传统的痔手术,且手术操作时间短、微创、术后并发症少、恢复快、明显缩短住院时间的优点,为直肠内脱垂、直肠前膨出及环状脱垂Ⅲ、Ⅳ度内痔、反复出血的Ⅱ度内痔主要术式[1]。目前已为治疗痔疮的常规手术,因仍有一定侵袭性,患者有程度不等的疼痛,耳穴埋籽护理对缓解疼痛不适,促进术后康复有非常重要的意义,本文选择相关病例,就上述内容回顾如下。

1 资料与方法

1.1 一般资料 本次共选择研究对象100例,男62例,女38例,均采用PPH术治疗,其中血栓外痔5例,嵌顿痔3例,肛裂22例,混合痔31例,肛瘘13例,肛门脓肿26例。术后疼痛分级Ⅰ级8例,Ⅱ级55例,Ⅲ级37例。患者均自愿签署本次实验知情同意书,并排除妊娠期妇女、意识障碍、耳廓皮肤损伤者,采用数字表抽取法随机按观察组和对照组各50例划分,组间一般情况具可比性,无明显差异(P>0.05)。

1.2 方法 协助患者取合适体位,完善基础护理,每日对敷料进行更换。观察组:针对选取病例行耳穴埋籽干预,于直肠下段、神门、枕、交感取穴。对耳廓消毒后,以0.5cm×0.5cm胶布将所选耳穴贴敷,每穴按压60s/次,以有热、酸、胀、麻等反应出现为度,观察患者反应,每隔30min再行1次按压,每次换药和排便前后均按压1次,可交替贴敷两耳。对照组:本组取去痛片口服,2片/次,间隔12h服用1次。

1.3 观察指标 疼痛评估标准:应用视觉模拟评分法(VAS),用一面标有10个刻度的长约10cm游动尺,分别在两端标0和10,10为疼痛难以耐受,0为无痛,患者依据自己感受疼痛程度,于标尺做记号,起点距记号处长短为疼痛量。

1.4 效果评定 依据全国肛肠学会第七次会议制定标准,对疼痛程度评估,拟定疗效标准:显效:VAS均值0-2分,术后创面完全不痛,换药、排便无痛感;有效:VAS均值3-5分,术后创面基本不痛,换药、排便稍有不适;无效:VAS均值>5分,创面在术后仍有产痛,换药、排便加重,需应用镇痛药。

1.5 统计学分析 统计学软件采用SPSS13.0版,组间计量数据采用()表示,计量资料行t检验,计数资料行X2检验,P<0.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。

2 结果

2.1 疼痛缓解情况 观察组选取病例术后3h临床总有效率为100%,对照组为92%;72h临床总有效率为100%,对照组为68%,组间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VAS均值术后3h及术后72h观察组均低于对照组(P<0.05)。见表1。

2.2 不良反应 观察组无明显不良反应,对照组口腔炎1例,过敏性皮疹2例,呕吐、恶心等胃肠道反应8例,不良反应率为22%,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见表1。

3 讨论

祖国医学对痔的病因病机较早即有所认识,认为与气血下坠、脏腑本虚,外感风湿燥热之邪,负力远行、久坐久行,便秘,饮食不节,久痢、久泻,房室不慎,妊娠及月经不调相关[2]。现代医学认为其发生与饮酒、久站、排便时间过长、活动量少、久坐、腹泻、便秘、喜辛辣刺激性食物等因素相关。痔疮的成因和本质包括静脉曲张学说、肛垫下移学说,血管增生学说等,保守治疗无效,可病程发展为Ⅲ-Ⅳ度内痔时,需应用手术方案治疗。

PPH术目前在临床广泛应用,效果显著。但术后疼痛仍对患者身心产生一定影响。痔术后疼痛采用祖国医学分析,认为与术后气血运行不畅、经络受损、气滞血瘀,不通则痛相关。气血运行以经脉为通路,手术对经络造成损伤,引发气血运行障碍,经络不通,为疼痛发生的病理基础,且疼痛又可使气血运行障碍加重,使瘀结更重,运行更被阻滞[3]。采用传统镇痛法如取去痛片等药应用,虽可及时止痛,但有较大个体差异,不能确保术后无痛,且因换药、排便等刺激,疼痛可再被引发。

本次研究中,观察组采用耳穴埋籽护理,是重要的中医外治法,压迫刺激所选择的耳穴,以疏通经络,行气活血,具持久、显著、独特止痛效果,无不良反应,无创伤,价格较低,操作简便,与中医效、便、简、廉特点符合,可长期应用,防止镇痛药长期应用产生的毒副作用,临床使用性较强。耳汇集百脉气血,与四肢百骸、机体脏腑、组织器官、经络关联密切,机体疾病均可在耳穴上反映,对特定耳穴刺激可使脏腑得以调整,疏通经络、活血化瘀,通则不痛,进而发挥镇痛作用[4]。通过耳穴埋籽的应用,其镇痛机理为皮质下穴对大脑皮质的兴奋和抑制有调解作用,可消炎、止痒、止痛,止血,肛门镇痛。交感穴可疏经理气、调节植物神经功能、养血安神,活血止痛,与神门穴配伍,可镇静催眠,随证加减,共起祛瘀行血,舒通经络,对中枢神经系统痛阈进行调节,达止痛、镇静目的[5]。结合本次研究结果显示,观察组选取病例术后3h、72h镇痛有效率均高于对照组,组间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VAS均值术后3h及术后72h观察组均低于对照组(P<0.05)。观察组无明显不良反应,对照组口腔炎1例,过敏性皮疹2例,呕吐、恶心等胃肠道反应8例,不良反应率为22%,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

综上,PPH术围手术期应用耳穴埋籽护理,可显著缓解疼痛,且无不显不良反应,明显提高了患者依从性,加快了术后康复进程,具有非常积极的应用价值。

参考文献

[1] 童景飞,王业皇,盛薇. PPH及其改良术对肛肠疾病的治疗进展[J]. 结直肠肛门外科. 2010, 16(1): 60-64.

[2] 刘洋,于永革. PPH治疗混合痔的原理及术后护理新进展[J]. 护理实践与研究. 2011, 8(19): 126-127.

[3] 韩松花,徐朝晖,陈小芳,等. 耳穴埋籽配合中药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效果观察[J]. 护理与康复. 2012, 11(6): 570-571.

[4] 王金存,夏丽,黄晓萍,等. 耳穴埋籽对肛肠术后尿潴留的影响[J].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. 2013, 17(4): 91-92.

[5] 张昌玲,权继霞. 耳穴埋籽护理在肛肠科术后镇痛效果分析[J]. 按摩与康复医学. 2011, 2(32): 17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