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首页>【名医访谈】名医是这样炼成的——专访“江苏省名中医”秦云峰教授

阅读数(398次)

【名医访谈】名医是这样炼成的——专访“江苏省名中医”秦云峰教授

发布人:网站管理员 最后更新时间:2020年11月13日


      秦云峰,主任中医师,教授,江苏省名中医。
      无锡人,1968年毕业于南京中医学院(南京中医药大学)医疗系,曾任徐州市中医院内科主任、男性科主任,国内著名的中医男科专家,先后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男科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、国际中医男科学会副主席、国际养生保健学会副主席,中华中医药学会男科专业委员会委员、江苏省性学会中医性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江苏省中医药学会男科专业副主任委员、徐州市性学会副理事长。
      秦云峰教授读书求博,看病求效,善于辨证,在治疗男子少精、弱精、精液不液化、免疫性不育、前列腺炎和前列腺增生疾病,以及阳痿、早泄、性冷淡、内科杂病等方面有独到的经验,享誉苏鲁豫皖。主编、参编著作《前列腺疾病诊治专家谈》《老尚风流是寿征》《新婚医学百科》等33部。
     “我看了今年5月被授予‘江苏省名中医’称号的100名专家名单。新闻报道说年龄最大的76岁,我想说的就是我。”日前,在徐州市中医院名医堂,骑着电动车赶来的秦云峰放下头盔后对记者说。“这次是省名中医时隔18年后的再次评选。在我们心中,您早就是名中医了。”记者附和着说,但绝不是恭维。在徐淮地区,提到秦云峰,那可是“鼎鼎大名”的。
     谈起自己从医52年的经历,秦云峰说,“每个人的成就和社会知名度,都是一步一个脚印、不断地累积的。走到今天,我给自己的概括是‘学有所成,勤有所得’。”“医德高尚,技术精湛,理论深厚,成果丰硕,具有一定影响,享有良好声誉”是江苏省名中医的评判标准。但对秦云峰教授来说,他又与一般仅注重医教研的中医不同,是不安分的“创新者”、活跃的“讲演者”、多产的“中医、性医学科普作家”,都是他身上的标签,而且每项都成绩卓著、不同凡响。


7万多字中医经典张口就能背诵
“我们那一届毕业的大学生,任课老师中有两位国医大师、一位全国名中医”


     “我就读小学是无锡市东林小学,前身是著名的‘东林书院’,也就是‘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;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’联作者驻足地。”秦云峰说,东林小学的校训是“勤、毅、朴、诚”,有浓厚家国情怀,“这对我们三观形成起到了基础的铺垫作用。”



      1962年,秦云峰从无锡市江南中学毕业,如愿进入南京中医学院(南京中医药大学)医疗系。“1962年,三年自然灾害刚刚结束,全国招收大学生15万人,我们班54个人中7人考上大学。到学校报到后,老师说当年第一志愿报考南京中医学院医疗系的有625位,学校只招收了50名同学,竞争激烈。”“南京中医学院有医疗系、中医系两个班,所以,南京中医学院68届毕业生只有100多人。”
“招收的学生少,师资高规格配置。晨昏攻读,大学时有幸跟着周仲瑛、夏桂成、孟景春、徐福松等名师学习,他们的言行举止、勤奋求真的精神给我们树立了榜样,同学中以后很多都成名成家,为祖国中医事业的发展作出了自己的贡献。周仲瑛老师、夏桂成老师是国医大师。孟景春老师是江苏省名中医,93岁时还坚持上门诊,赢得了‘用生命证明中医的科学性’的赞誉。徐福松老师是全国名中医,更是现代中医男科学创始人和奠基人之一。”
       秦云峰说,“62年级同学学习很刻苦。班分5组,又成立五人学习中心组,我是四组代表,大家比着学,周末全班组织晚会,击鼓传花,把文艺表演和背诵药性方剂歌内经条文结合起来。老师要求我们熟背《内经》《伤寒论》和各种经典方剂歌,7万多字。考试的时候,两个小时,就是让你默写方剂歌,一次考试要默写100多首方剂歌。”班上同学以后成长出一位国医大师邹燕勤、6位江苏省名中医、一位南京中医药大学校长、一位博导。

艰苦环境中创造“一针救两命”奇迹
敢用、敢闯,养成干一行、钻一行、勤奋进取的习惯


      1968年,秦云峰大学毕业后,到东海县曹浦大队担任赤脚医生,插队劳动锻炼,“拜当地老中医为师,到附近村庄巡诊,调查、编辑刻印东海县中草药手册;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大学生一起,用蒸馏方法提炼制作乌蔹莓等针剂,锻炼很大。”
      秦云峰说,当了两年赤脚医生后,1971年分配到房山乡卫生院,“基层医院中医不分科的,内、妇、儿、外各科之病都看。风雪夜需要出诊,逢大集,患者应接不暇,不但是医生,一度还帮着挂号、收款、抓药,干过司务长;还下乡搞防疫,调查血丝虫病。乡卫生院有个制药厂,还要去指导他们制药。“1976年唐山大地震,乡卫生院的病房设在防震棚里,四处透风,冬夜更是寒气彻骨,晚上一个中医值班,碰到急诊要及时独立处理,这也锻炼了我独立处理疾病的能力。”
     “一根针”“一把草”治疗人间百病。在秦云峰的记忆中,除了成功抢救不少麻疹并发肺炎的垂危患儿和农药中毒患者外,有两个病例印象深刻。“一个是外科急性阑尾炎,用大黄研末,大蒜捣烂调朴硝、加涂凡士林,药糊外敷麦氏点(涂抹在患处),2个多小时后,解除病痛,避免开刀之麻烦。另一个病例是位40多岁的高龄高危产妇,送到乡卫生院时,已经非常危急,子宫收缩无力,伴有重度心衰,很棘手。乡卫生院离县城比较远,根本来不及送县城。紧急情况下,产科医生来找我这个中医大学生想想办法,我提出用穴位注射微量催产素,配合针灸的办法试试,结果子宫很快收缩有力,缩短产程,顺利分娩,母子平安,产科大夫说这真是创造了‘一针救两命’奇迹。”
     “对于妇产科疑难杂症,中医经典著作都有记载,以前也都学过,关键是紧急状态下,要敢用敢闯”。在县、乡基层工作锻炼十一年,秦云蜂说:这是一笔不可多得精神财富,是历练的平台,让他养成适应力强、刻苦耐劳、勤奋进取的习惯,为日后医术求精、医论求新、业医求效打下坚实基础。许多妇女不孕不育与月经不调有关,在东海的时候,就碰到很多妇女因为早春下水栽秧,受寒痛经以致月经不调,引发不孕不育,都给她们调理过。现在生活压力大,生活方式不当,各种男、妇科及不孕不育的病因就更为复杂。”“从医50多年,治愈了很多不孕不育病例。前几年,一对在徐州做生意的浙江夫妇找到我,女方不孕不育,说北京某权威医院检查是子宫内膜薄,性激素不正常。这辈子难怀孕了。我帮她从调理月经开始,用纯中药恢复卵巢功能,三个月后怀上了。后来她多个老乡也专门从浙江跑来找我看不孕。”


在苏北首开男性病门诊
在国内率先倡导“性事有正能量”,“妇科也有必要增加问性生活内容”


      1983年,秦云峰调进徐州市中医院工作,人生又踏上了新的征途。先在内科看病,后担任内科主任。秦云峰教授深有感触地说:“不断创新是成才的阶梯。”人家不干的他敢闯。早在1985年就在苏北率先开设了中医男性病门诊,后发展为男科,当男科主任。“刚开始时,有人开玩笑说我开的是‘黄科’,你是‘黄教授’。到现在35年了,各医院都陆续成立了‘男科’,看性障碍、不育、前列腺病到中医男科,都已成为群众的共识。”许多人慕名专程前来徐州中医院名医堂找秦云峰解决难以启齿的“隐疾”。
      对于干内科很好,为何又致力于兼职男科,秦云峰说,1983年,他在新华书店买到了吴阶平主持编译的《性医学》一书,这本著作是改革开放后有关“性医学”第一本专著。吴阶平很早就认识到性教育的重要性,是中国性教育、性医学的开拓者。中医宝库中,历代不乏有男科理论、临床论治的内容,与中医房中养生结合在一起,形成独特而又系统的“房中医学”体系。女性早就有妇科,而占人口一半以上的男性不能没有专科,别人不干,我干!敢闯,方能开辟新领域。”
      在治疗男性不育方面,秦云峰教授提出“首辨精子的量,精少当补;次辨精子的质,精弱宜活”治则。他研配的“补精益气方”“活血强精方”协定处方,两方加减交替使用,补气益肾,活血通络,快速提升精子数量和质量,有利孕育,已为疗效所证实。
      秦云峰说,中医男科以整体论为基础,以辨证施治为指导。他在全国学术会议上,创新提出“中医性欲五脏说”理论,认为性欲的高低与五脏有关,“兴于心,源于肾、旺于肝,强于脾,健于肺”,调性欲需调五脏,不能只治肾。在治疗过早射精方面,他提出“五先五后”的疗法,强调不能只用中药内服,更强调配“行为(包括心理)治疗”;对于前列腺痛,设计了前列活血方,强调用中药活血通络,理气解痉,配热敷理疗,不一味清热解毒、利湿,更不能滥用抗生素“消炎”。
      秦云峰还在中医界率先提出“性事有正能量”论点,消除“房事伤肾”魔咒影响,力主中老年人发挥性事积极性,适度房事能强五脏,对强体健身、怡情悦神、美容保健、养生延寿均有积极作用。
      在省妇科年会演讲中,他建议“妇科大夫诊治要增加询问患者夫妻生活状况,忽略不问是缺憾。许多病与性事不当,过多、过少,都有关系。”“某天,有位妇女来求诊,综合判断是更年期症状。问她夫妻生活正常吗,她说她和先生几年前就分床睡了,一个楼下,一个楼下。我说,这样恐不妥,夫妻保持正常节律的性生活是促进卵巢分泌激素的重要途径,是正常养生保健、防病治病的需要。复诊时她先生陪她一起来看病。那位妇女喜形于色,脸色较前红润。中老年人对性生活没什么不好意思,老尚风流是寿征,性事正常表明身体尚好。和谐性爱之所以美好,是因为对心、肾、肝等脏腑都有积极正向的强健、保护、补益作用,对生理、心理、情感都有益,只要把握好度就行。”由于在男科领域的系列建树,秦云峰教授曾被聘为《中华男科学》杂志第二届编委。2017年国际中医男科学会授予他“发展中医男科杰出贡献奖”奖杯。


广播里有声,电视里有影,出版著作等身
做讲座,“你想给人一碗水,自己就应该有一桶水” 


      秦云峰说,“勤奋是成功之路。”成就是不断累积的。“手勤、眼勤、脑勤。喜欢阅读的习惯是从小养成的。“上初二时,某天老师拿着一份无锡市图书馆的借书证走进教室,问大家谁要,坐在前排的我眼疾手快把那个借书证抢来了。记得《儿童团长》是我所借阅的第一本书,从此我的书包里‘闲书’不断,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等都是那时看的,阅读为我讲课时出口成章、引经据典,写作时行文流利提供了基础。”“早在1994年,我就在单位里第一个自费购置个人电脑,摆脱爬格子之不便;以前习惯做卡片收集资料,很快携带卡片式相机,拍下再转换成文档,方便保存编写。”“还订阅了很多报刊,随时掌握最新知识。在中国知网上碰到有参考价值的文献,就下载保存。”
      从1994年以来,秦云峰先后主编、参编中医、性医学、养生著作33部。“写作的处女作《中老年性问题和性保健》出版后,获得安徽省优秀科普著作三等奖。”2003年网络尚未进入家庭,中国人口出版社约他编写的《新婚医学百科》出版后深受欢迎,还有读者来信咨询。秦云峰72岁时,还笔耕不止,把多年诊治性医学疾病的经验和感悟,及房中医学新理论、新观点和新应用,汇总写出了46万字的《性事正能量与性康复》一书。“在业内有相当影响的还有《前列腺疾病诊治专家谈》一书,再版两次;担任副主编执笔编写的《中医男科诊断治疗学》第三章,17万字;2009年10月出版的《徐福松实用中医男科病学》一书作为副主编,其中有13个充满亮点、难点的男科病、综合征共18万字是我撰写的。”
      “要给人一碗水,自己就应该有一桶水。”秦云峰用这句话来说明为什么要敏思好学、勤奋进取。在秦云峰的从医经历中,有两个时段当了老师。1975—1976年,借调到东海卫校,培训“赤脚医生”;1979年—1983年,在南京中医学院徐州地区大专班任中医课老师。“当教师要知识积累,锻炼口才,讲究说话艺术,逼着自己不断学习。1983年被选到苏州医学心理学师资培训班,学医学心理学的心理测定、疏导、治疗、护理及相应教育,对以后从事临床、养生帮助极大。”



      1993—1995年,秦云峰应邀在徐州人民广播电台开设性教育专题节目,当时是江苏第二个性教育广播讲座。每周六晚10点到11点,风雨无阻,从故黄河边休闲的老人到部队战士、大中专学生,都在听。一年半的时间里接到不同年龄层次的听众700多封咨询来信,分别在广播里给以解答。后在徐州电视台持续多年的《天天新健康》《生活直播室》等栏目,做嘉宾直播讲解保健养生知识。
       好大夫秦云峰个人网站已经开设了11年,发表他上传的128篇科普文章,浏览量目前已突破387万,回答了1930名患者的各种问题。这些年,他还经常被大学、中学、工会、妇联、电厂、社区等单位邀请开设讲座,普及养生防病、性健康、艾滋病等防病知识。“印象比较深的是十几年前,市一中两位初中同学到中医院找我,说想邀请我到他们学校做青春期健康讲座。我问他们,老师知道吗,他们说老师就在医院外等他们的消息,是老师让他们来的。后到学校去讲两次,男女分班讲。面对不同性别的听众,做到通俗易懂,易记易学。”


看病先识“人”,“养生先养心”
“中医院一向重视挖掘传统疗法。支持创新的从医环境,更利于医生的成长”


      谈到传统中医传承创新,秦云峰说,“徐州市中医院一向重视挖掘中医传统疗法。1985年,经请示院领导,我在内科发动科内医护人员率先开展三伏、三九天采用中药穴位贴敷治疗呼吸系咳喘等病,后逐步发展到儿科、五官科、针灸推拿科,影响逐年扩大。进入二十世纪,我在不孕不育专科上班,向院领导建议:增设人工授精新技术解决不孕不育问题。院领导很重视,先后派我和奚嘉、陈立侠到南京军区总院学习,现在发展成生殖助孕中心,技术力量大为加强。”
       膏方是中医治病剂型之一。秦云峰是应用较早、较多的。2012年,他在南京金陵饭店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中医膏方学术研讨会上,作了《开好膏方的中医临床思路》报告,会后好多中青年代表夸他的演讲是“授人以渔”,膏方怎么开、中药总量和阿胶类大体比例是多少等等的秘诀,都倾囊传授给大家,实用操作性很强。秦教授一年四季都在吃膏方,调理自己的慢性病,效果很好。“膏方,不仅是养生滋补品,更是四季治病良药、用于调理亚健康、肿瘤手术后康复、养颜美容、延年益寿等都可以,能提高食欲,扶正祛邪,提高免疫力。”
       秦云峰说,看病要先识“人”,摆正“人”“病”关系,通过望闻问切、对话沟通,了解患者心态、情绪行为习惯,知病因,方可辨证施治,“其实,治‘人’比看‘病’更重要,只有解开病人心结,了解确切病因,进行针对性的心理疏导,必要时配合中药疏肝解郁,宁心安神,清心肝之火,方能提高疗效。”在重庆国际养生学术交流会上,秦云峰做了“养生先养心”的学术报告,提出对人对己都要讲仁德,树爱心,宽容、包容,从容大度,积极进取,减少各种负性情绪和理念,有利于治疗、防病康复,有利长寿。
      秦云峰说,“对个人的成才来讲,平台很重要,很有幸调到徐州市中医院,专业宽容、支持创新的从医环境,更利于医生的成长。”

  

本报记者:巴全东 特约记者:李晨